2014

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在聊一些八卦以外的东西,它们需要你专注地花去十年左右的时间去做一件事,那就是了解“何谓解决问题”。如果你有机会持续地听这些东西,那么你就会发现一种超越政治、意识形态与宗教的想法——它们是一些看起来很另类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事实上,它就是人类进步这件事本身。

一个人的智商或受教育程度越高,他信仰宗教的可能性就越低。早在1998年的调查显示,被选入美国国家科学院的科学家中,相信神的比例为7%,生物科学家为5.7%,物理学家是7.5%.(其中20%是不可知论者,其余是无神论者)。

提高一国(族)的受教育程度,才有机会从根本上解决了多数社会问题——我很欣赏瑞士人这一点,他们无法相信一个人的计划能力可以弱到允许自己的手机没电,且拒绝帮助这样的人。我本人至今也无法理解那些让别人替自己去做容易事情的人,比如那些不看或看不懂说明书的人。

这是一篇讲傅里叶变换的文章,《如果看了此文你还不懂傅里叶变换,那就过来掐...》 http://t.cn/Rvih5M8 ,作者是韩昊,我在30岁左右曾想写这类文章谈数学或一些有趣的观念,若你喜欢看这类文章,且能不费力地准确地理解它,那么你可以不再为生存问题担心了,你总能过得不错——我是40多岁才发现,原来在我看来人人都可以的东西,实际上只有少数人能做到。 ​​​​

很新的观念,道理却简单的出奇——信息对能理解它们的人才是有意义的,人们能做的是就是把信息以最小成本发布出来,以便让能理解它们的人取得它——美国军人不是机器,他们有自己的独立性,会思想,能行动——军人还能这样当,仍是高教育的产物。

对四十多岁的中国人,现在能做的是:第一拿下医学英语,第二设法并坚持交一份美国医疗保险。你可以不使它,但最好有备份,因为关键时刻你也许能捡回一条命。所以你最好早一点考虑如何利用美国科技,要知道,一般来讲,凡是这样的科技,中美之间时间差是10年左右。
不管你是否在美国赢利,得到美国绿卡后,你就要向美国政府交税,面对这么苛刻的条件,我奇怪人们为何仍要拿美国绿卡,看到下面一段比尔盖茨夫妇的讲演,我懂了。在美国,有些做事尽力的诚实的人,在致力改善诸如“人类的不平等”之类的道德目标,跟他们站在一起可令人生有新意。 http://t.cn/RvWq7EM

这种讲演我以前是听不懂的,虽然它听起来像是那么通俗易懂。自由,是的,自由,即使是强人讲也会说得很枯燥,但它确是人类目前所拥有的顶级智慧之一。听不懂的原因,不仅是因你做不到他所说的,更因你没有花时间去弄清人类社会的形态与结构。不过,哈佛人在听,希望他们能听懂。 http://t.cn/RvQR1tp

世界用五年就全面快速进化至移动互联时代,放眼望去,几乎所有的外在的锁链都被除去了,人们之所以不自由,全因自己——是的,国家过时了,制度过时了,地区差异过时了,你只要是懂得如何专心、如何学习,就可在世界上自如地移动与生活,你的世界就与任何自由人一样,这是最珍贵的“做自己”的机会。

现在看来,综合各方面,美国并不是对普通人最有利的国家,在发达国家社会中,它属中游,它真正的吸引人之处,是它是个移民国家,你不仅可以了解它,还能作为移民加入它,成为它的一员。美国社会不过是正常社会的样子而已。

如果你能对别人说出这一段话,那么你至少要在学校受十五年的教育且真学会了独立思考问题,隐私问题只是现代人面临的诸多重要问题之一——老实说,我认为很多在文革中惨遭迫害的中国知识分子是知识量与质量双不够的,所谓知识,就是让你能够很好的生存所必须知道的东西,他们一定是不知道或不真知道。

类似这种科普文章,我认为只有隔几天就挂网上一次,那些文盲才会不小心看一眼——很多人不幸,就是‘自己没想到“,但”没想到“多多少少是主动的,很多人到治病时才意识到自己钱不够,但我今没听谁说过自己医学知识不够,他们认为治病是医生的事儿,这种把自己生命当儿戏的行为非常混蛋。《关于癌症你知道多少?(上)​​​​》http://t.cn/RznDj5a

我认为如果一个医生用八至十年来学医,用三十年左右去行医,那么普通人至少要用两年时间来学习医学中最基础的东西,以便与医生沟通,这是对自己的基本尊重,如果你认为世界上还有比生命与健康更重要的事情,那么还是别跟他聊了。《关于癌症你知道多少?(下)​》http://t.cn/Rzn9vXB

2015

无论何时,听到世上有人认为自由高于生命,责任超越物质,都会令一个中国人感到新奇,那有希望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很小我就发现,学不会复杂的东西,人不可能不自卑,因为自卑就是我们对待我们不能掌握的东西的态度。我还发现,隐藏自卑,回避嫉妒,假装自尊,是我一生中做得最多的事情。最后我发现,努力做到过去做不到的难事,是与自卑相处的较好方式。而强调自尊与尊严只是为了掩饰自卑罢了,虚荣就是掩饰失败。

有些东西是我们生活的前提,如: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你不可能懂得世界上所有的事情——我认为,这些前提全是建立在另一个更基本的前提之下的,即,你不可能活得无限长,因为你一旦你可以,那么你就可以做到任何事,这是智慧生命的特征。 但细想一下,其实没有什么东西阻止智慧生命寻求以及得到永恒。

多数人希望别人替他们思考一些问题,少数人如牛顿,不放心别人,连治病配药都自己动手,后一种人搞了一个东西叫人工智能,这东西表面看起来无法进展,不过现在有人担心它进展了:O为什么最近有很多名人,比如比尔盖茨,马斯克... ​​​​http://t.cn/RwhdDsT

有一类信息可把人领出胡扯的迷宫,因它们确切地理清了某件对人生很重要,且又比较复杂的事情的前因后果,它们是一些专业学术成果,而不是小说戏剧之类的泛泛而谈,我认为人一生中读学术书的时间至少应与运动时间持平,两项相加,构成了一个人的主要娱乐生活,惟有这种娱乐可令人免受空虚及无助的折磨。——【安格斯·迪顿】政府无效是贫困主因 ​​​​http://t.cn/RyuchUi

在美国,看病是你自己的事,你要交医保,然后可以在体检的基础上,就任何你想看的病去请教医生,与医生讨论治疗方案,一般是小毛病就近就医,比较困难的病要看专家,专家的费用是普通医生的两倍,你需要在网上选医生,然后电话预约之后,就医前的一天,就会收到电话提醒,告知第二天要就医。 ​​​​

然后你就按预约时间走进一家医院。先填表,除了要填一些你的电话地址之类的信息表,他们还会给你另一张表,叫做Patient history and reviews of system,然后你在等医生的时候就填它。你若英文不行,就需早点到,好去查字典,弄懂那表上的意思。我随手抄下一些表上的英文词汇,是看病基本词汇。
​​​​

2016

如果非说有什么建议,我认为学英语的最后期限一定放在四十岁之前,或是你眼睛老花的三年前,我建议用这三年专拿词汇,拿下2至3万英语基本词汇再说,我说的是要学到少翻词典的水平,这样你学起来可能会好受点,事实上,你真学起英语,身边不带词典比不带钱包还难受,我特么还得另外加一付眼镜。 ​​​​

后来一聊到法国大革命,就有农民说中国人最像法国人。当然是胡扯。从吴尔夫姐妹开始,英国女人对人类智力成果产生了好奇,但比吴尔夫姐妹早一百年,法国就有女粉丝的写信给著名数学家在信里讨论复杂的数学问题了。若是你想看有关数学方面的科普书,那么法国人写的是最好的。http://t.cn/R5ikAuG

比尔盖茨的讲演,思路清晰,考虑全面,你无法从别人那里听到,当然还是西方人搞的老一套,通过数据、理性思考抽象并确定出重要问题,通过制度、协作与创新解决问题,在社会稳定的前提下,在超级计算机的帮助下,他们已可以做到基于比较大的时间跨度去计划完成比较困难事情了。——比尔·盖茨谈能源:创新到零排放 ​​​​http://t.cn/R5Osxwq

学英语之初,我每天都要追看那些职业翻译写的文章,发现很多人都在感叹别人不理解翻译的困难之处,简单地来讲,就是翻译涉及的很多专业,高薪职业翻译必须提前多日去学习他们将要翻译的东西的相关知识,比如材料力学,药理学等等,有时他们还要向听者解释一下某个原理,某个专业里的关键技术。
​​​​
印象深的是,没发现一个职业翻译说过他们自我感觉不错,他们总是提到其它大牛如何解决在他们看来很困难的翻译问题,翻译安慰另一个翻译出现频率最高的话之一就是“翻译算不上是一个专业”,同样的事情也常常出现在能力较强程序员那里,”是的,程序员算不上是一个专业,他要涉及很多专业”。

更多有关多专业的专业是应用数学,他们甚至不再说到专业的问题,对他们来讲,如何为一件事情建立数学模型就是他们的工作,从天气预报,雷达探测,自动控制到金融工具,任何专业对他们来讲都是一样的,他们平时看的书也多是有关于真实世界产生的问题的数学描述 ,别人雇他们就是因为他们能为某事建模。

这些文章令我明白了基础的重要性,而基础就是你能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的本质是什么,这正是数学的核心部分。看起数学书以后,一般你就不会再看哲学书了,因你总有一种哲学家过于大老粗的感觉,且挥之不去。因为比数学问题来,很大量的经典哲学问题都像是语言游戏,其实是缺乏对于问题实质性理解。

哲学的粗放感还表现在其它一些方面,比如,在哲学里解决的问题在生活中并没有解决,我看过一些哲学家与数学家的对话,有些哲学家认为否定某件事,特别是从定义或概念上否定某件事就是对于某件事的说明或解决,而数学家基本不用否定的方式,因为在数学表示式中,不等于的用途很少,往下推导它缺乏意义。 ​​​​

数学家更关心的是等于、大小之类肯定性推导,他们致力于确定问题,并对其求解,我认为这是人类至今为止最为精彩的思想,如果你要看到人类的积极方面,那么数学还是很令人叹服的,每当我从那些讲述人类苦难的书中抬起头来,都会本能地看看数学,从而对人类存在者重新升起敬意,差不多每一次都能成功。

很多时候,你向别人讲清楚的一件事的惟一方法,就是从头讲起,你无法让别人明白一个电路是如何工作的,所以你不得不从二极管工作原理讲起,语言翻译之桥很容易通过制度、宗教、文化与风俗,(你可看看那些现代考古学者如何程序化地发掘一种古老的语言),但无法通过科学,因科学涉及基础知识。 ​​​​

学习英语令我看那些相关的基础书,我汽车的机油表是如何工作的?柴油发动机工作原理是什么?这些书会把人从生活的各个角落引到更为基础书上去,叫我去欣赏人类的积极方面,并从中感受到乐趣,随着一点一点的学习,文盲的压抑感以年为单位渐渐地减轻,而自由感与日俱增,我认为这是一种中年之乐,我是说,把年轻时搞砸了的事情搞好。

2017

在美国自驾旅行时,总是看到有些很老的美国人单独骑摩托外出,每一个休息站都停,仔细检查摩托,喝水,去洗手间,散步,继续走,谨慎,认真,尽量不出差错。他们也一个人吃饭,看风景,修理他们使用的东西,他们还可能一个人睡觉。很久以后我才理解,这是力量,来自一个人,来自自我照顾。

我在尝试,你可以试试,一个人。学习,练习,获得能力,再学习,再练习,获得更多能力,让那些能力成为自我的一部分,这些能力可令你退休后参加Jester challenge, 一个人,一条小帆船,顶着50节的狂风自信而安全地横跨大西洋。
所以你必须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创造肌肉,增强脑力,学习你需要的任何东西,理解别人发现的世界,用你的想象力创造自我,不去与别人谈论他们没有的东西,学会自我交谈,积累自我成就,感受那些成就所表现出的能力,理解那些能力所蕴含的力量,那就是你的真实力量。

一个人的世界已足够大,两个人已太多,你不该有时间给第三人,因你生命有限,你永远永远需要更多你自己的时间。

环球旅行,与网球、台球,画画,健身,home-made,文学,古典音乐,骑马,搞花园,帆船之类的事情,在西方世界属于old fashion,new fashion是多行星生存所涉及的各个领域,需使用数学的能力,门槛高了很多,我觉的玩不了新的就玩老的吧,人类用了两千年就搞出了这么点有意思的事,我觉的,作为娱乐,你可以在所有事情间搞妥协,我是说,实在玩不过来的时候,就在某一项上少花一点时间,但尽量不要漏玩,因错过任何一项都挺遗憾的。

2017-3-18
我年轻时发现新知识令人快乐,因为若想懂得它们,你需要如此的集中注意力,以至于你要么纯粹地懂得,要么无法懂得,而纯粹的集中注意力即是人生最大的快乐。知识以外的所谓快乐,不过是令人头晕目眩的兴奋而已,快乐不是那种令人一再回味的东西,它不是一种感觉,而是一种固化在你内部的具体得多的思维运动,你可看到用数学描绘出的精致世界,你可理解别人非常复杂的想法,你可以想清楚问题,你就是快乐本身。很久以后才知,我原以为人人都拥有的快乐,其实根本没几个人体验过,你可以点燃别人的兴奋,你也可以被别人影响产生兴奋,但你你没什么机会与别人分享快乐。

中年后的新发现是,长时间的一个人,可以非常开心,但需有两个前提。
前提一是你必须可以看清你想看清的任何问题,也就是说,要拥有对于知识的阅读力。人生唯一的痛苦就是看不懂你想看懂的东西,你先是向任何东西求助,若无人助你,你就恨,然后继续自已设法理解,若仍不能成功,只好放弃,每一次放弃犹如自抽一记耳光,直至最终麻木,麻木无法减轻痛苦,只是将痛苦原封不动地吞咽下去,却无法消化,那些痛苦固化在你内部,永远与你同在,它就是你应该知道却最终没有知道的一切。
前提二是你对从失败中快速恢复比较习惯,也就是说,你对自己有信心,并继续去解决你要解决的问题,直至最终获得进展,这其实就是学习过程本身。我差不多是四十岁左右开始对这过程感起了兴趣,因我发现读到一 些令感兴趣的知识后,总是忍不住想用一用,这就令我开始行动。在行动中,比如第一次翻新旧帆船,会遇到大量新问题,一个个解决它们,会令人注意力得到适度的集中,并从集中注意力中得到快乐。

年轻时的主要乐趣就是取笑别人,为了令自己心安,顺手取笑一下自己。人类可能是唯一通过开玩笑攻击同类的动物,并且尽一切可能来发展训练自己的攻击能力,可能主要是想令自己更主动。很少有人认为开开玩笑有什么问题,或是攻击别人有什么问题,因为好斗是人类进化出来的人性,它在很多情况下令人更有优势。

问题在于人会长大,视野会变宽,那时你会发现攻击者,取笑别人者同时也经不住别人的攻击与取笑。尖刻最终只是令自己不适,比如鲁迅,连他同时代的薛定谔、怀特海都读不懂,基本上一生都活在古代,对古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我觉得他的悲剧在于浪费了大量时间去关注表面上发生在眼前,实际上是属于过去的陈旧的东西,缺乏现实感,随随便便就放弃了自我发展,至死都无法理解人类真正的闪亮之处。

我认为人类的闪亮之处并不在于好斗、权力欲、勇敢之类,这些特征在动物界司空见惯,从中并没有发展出什么特别的正面的东西,反倒是一个非常不引人注意的品质令人类成为人类,那就是 人类对于大跨度的时空的好奇,正这种好奇,导致人类的认知能力不断地增强,令人类走出非洲,并开始把目光投向宇宙深空,花去漫长的时间与艰苦的努力试图向那里扩散,我越来越发现,我很难取笑这样的存在者,我取笑,是因为我把目光聚焦在那些人类的悲苦与黑暗之处,而我从取笑中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益的个人发展。

我还发现,取笑别人也并不能为自己减压,它其实就是浪费生命中最珍贵的能量与时间。
盯住那些闪亮的人类,向他们学习,试图理解他们,把他们的精神成果弄清楚并据为己有,忽略掉那些你不想成为其中一部分的东西,是令自己进化的惟一机会。

好奇心初看起来是个非常脆弱的东西,你因为好奇而做出一些尝试,当尝试失败,你的好奇心也一同随之而去,只有一再尝试,才可能成功,只有成功的尝试才能令好奇保持,不断地成功,才能令好奇发展。

认知方面的好奇心一旦被发展起来,我相信可以令人终生受益,因为你的世界每天都是新的,那感觉不错。

游名胜古迹还得是赵赵这样的作家,以后除了“好看好吃舒服来劲加外一点百度来的背景介绍”还能跟别人说点别的什么。我在网上看过太多写的极烂的游记,比起赵赵来,真是太不专业了。

2018

在我看,自动驾驶汽车、自动飞行汽车出现前,应先出现自动驾驶机动船和帆船,技术上讲,它们的难度应在同一级别,但涉及到停靠地、通行规则、交通工具与人的关系等方面,船要比车容易。现在的情况是,全自动驾驶级别的船尚无出现的样子。随着年龄增大,开车越来越成为一种劳作而不是乐趣,(特别是饭后。近年来,我个人已把退休后自驾轿车游欧洲的想法悄然换成自驾帆船游欧洲。)即使是10年后在世界上部分区域可以实现私人汽车自动驾驶,也是一巨大的成就,可令老年人生活质量得到极大改善。

学英语以前,我不知道我的中文是如此之差,差的原因之一,就是望文生义,比如“货币政策”,我觉得这是一个我知道的词语,我知道它的意思,不就是银行加息啥的吗?但实际上在看了《银行货币学》等五本厚书之后,才算了对这个词语有了一点了解。实际上,这样的词语已遍布中文世界,随着学习英语的深入,我发现,几乎所有的现代词语我都不懂,而且依靠wikipedia也无法懂得,因为这些词语相互关系密切,共同组成了一个现代人的精神世界,这世界我因无知而没有办法进入,于是不得不承认我就是一个古人,学习英语变成了学习所有现代知识,以便争取有机会在临死前进化成一个现代人,这不仅因为我觉得满脑子装着古代的想法却活在现代非常别扭,还因为要是那么无知令人根本没有办法利用现代社会为你提供的思想与实物上的各种令人生活有意义的工具,正是这些工具令现代人的精神达成发展,令人生有意义,这些知识对于发达社会是常识,比如掌握所有紧急救援知识,多种运动技能,多语言技能,机械电子常识,如会修柴油发动机,会使用电子仪器进行扫描、定位、通信,有了这些常识,你应该可以在年轻时就自驶帆船地中海旅行,而不是像我在五十岁才觉得可以做到。悲惨的是,对有些人来讲,这些稀松平常的生活琐事竟然可以成为一个很难实现的梦,但实际上,在另一个世界里这些早已是老掉牙的东西了,人们甚至已玩够了——我曾焦虑,因当我发现我需要十年左右时间去学习那些必须的现代知识,但随着一年年的学习,我的压力与日俱减,但我每每探头再看看那些一直生活在充满假大空文化的社会环境里的人的话语,心里不禁冰凉一片——这些比我还古老的人竟然连自己是古人都不知道,生活在一个如此模糊黑暗的世界中,天天就是胡说八道,我能对他们说什么呢?

好了,如果你上次没听懂,我再次对你说一遍,你不需要信仰,信念,你不用相信你能如何,那些都是多余的概念,它们浪费你的时间,无论你信什么,你的能力都不会有丝毫的提升,你只是更自信了而已,那种自信会令你愚蠢而麻木不仁,你需要的是学习,像我一样,从最基本的东西学起,代数,编程,电路,机械原理,你需要学会自驶帆船,它会令你诚实,因为你的每一个最细小的不懂装懂都可能导致你在海上丧生,你只能诚实才能分辨出你需要会什么,以及你现在会什么不会什么,你学会必须会的才能生存,有了诚实以后你才有机会开始现代人生,不然你成为什么有权有钱有名的人也没有用,你就是啥都学不会,比我还蠢。

要准确的了解目前的世界,最便利的工具是数学与英语,没有这两个基本工具,你就只能是一名古人,不管你认为自己是什么人,也不管你拥有多少物质财富与权力。得到数学与英语的代价是每天四小时以上,连续十年的学习,任何人都要如此,没有例外,你可以分开来学,也可以一起学,但你无法减少学习时间与强度,一但学会,原则上,你就可以学会人类所有的称的上是知识的东西,那是个人精神上的自由之始——就我所知,情况就是如此。

建成一个国家的步道系统是件大事儿,比得足球世界杯冠军实惠一万倍,不知拖到何时才能集中力量办办?有了这个系统,你闲着没事儿一个人抬腿就走,可以河北漫步,走过云南,青海一月行啥的,就背15公斤徒步装备,我觉的挺好的。

中国水军是伴随着淘宝的发展而系统的发展起来的,至今成为游戏规则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欺诈方面的又一次革命,美国用人工智能抓水军,国内是用水军控制消费者。看着两个游戏规则正好相反的社会一次次试图相互接近又一次次不得不分开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从报纸上刷什么亩产万斤,到网上刷星刷赞刷收视率,本质上就是一回事儿——欺诈,其最扎实的基础就是中国人的价值观,即一部分人把有限的人生用来争当“人上人”,剩下的全都努力的“活着”,这都2018年了,明话直说吧,如果不欺诈,“人上人”这件事根本就不会存在,而努力“活着”也不过是抄袭了畜牲的生存目标而已,前者可厌,后者可怜,二合一乏味——从前觉得“道理我全懂就是做不到”只不过是执行力太差了而已,没啥大不了的,后来才知道我根本就是不懂还尼马自欺,自我折磨瞎折腾而已。诚实是人生第一基石,诚实度不够,个人人生也就所剩无几了,诚实度不够的社会怎么搞都令别人嫌弃。我本人就深受其害,一直顽强而悄无声息的自欺,年过半百,欺无可欺,自欺者的特点淋漓尽至表现出来了,我每一次都靠蒙混过关,到头来却啥都不懂不会,面对世界犹如面对一堵墙,明明哪里都可以去却犹如住监狱,就像英语蒙混过去却走到哪里都自带局域网一样——用不着别人,连我自己都嫌弃自己。

我觉得只有四件事值得花去人生中的一万小时:第一是运动,第二是数学,第三是英语,第四是私人爱好,对我来讲就是阅读和帆船,除此以外,我不会在任何别的单一事情上花那么长时间,因为无论怎么权衡取舍,我都觉得不值。每日一小时有氧一小时无氧应与刷牙洗脸吃饭上厕所一样,列为必须。

因为人生太短了,有趣的事太多了,你干任何一件事实际上就意味着你在占用干另一件事的时间,你滑雪去了就意味着你没法去听钢琴独奏,你听了钢琴就没法去打篮球,但你怎能让自己错过这每一件赏心乐事?你只有一个办法来平衡这些人生的礼物,就是在每件事情上花少一点时间,尽可能地多体验一些事情,这样才不会错过太多的人生,因为你真的没有办法知道你错过的是什么,我近四十岁才第一次打网球,四十六岁才第一次玩帆船,我现在五十岁,完全没有办法想象自己去过没有网球和帆船的生活。其实我一生都无法理解人们为什么不去学习数学从而让自己一生面对宇宙时保持纯粹的动物压抑,(特别是在世界上有了数学以后),这种压抑一劳永逸地消灭了你所有的深度好奇,你永远无法听懂聪明人的说的话,这意味着你只能去听笨蛋的胡扯,问题是那些聪明人一直都在那里,一直都在对所有人分享着他们的天赋,就像是你在球场上总是接不住天才队友给你的妙传一样,我倒是很想知道人生还有什么更坏的事情。

我觉的没有英语思维这回事,比如对于一个数学问题,你是否能解决跟你用什么思维没啥关系,无论你用英语想或用中文想都无所谓,非要说也只能是泛泛而谈,比如,正确的思维。英语没学会原因就一条,学的时间太少,它就是一个每天四小时以上,连续学十年的东西,不打算花去这些时间和精力你最好干脆别碰它。

多行星生存始于冷战时期,从”该不该按下核按钮”到”地球还能支持多久”,从各种知识界的争论到思想实验,结果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宇宙航行已开始商业化,商人赚了钱就投入其中,基因工程,材料,动力,智能机器人等等,连极限运动都成了时尚,对于二代哥伦布的竞争已白热化。

目前问题的核心是,尽管投入逐年增加,但基础科学已半个世纪无进展,近十年间已有很多反思,说基础理论出现方向性错误,不过一旦被纠正,不仅飞船问题可以解决,行星改造问题也能解决。 ​​​​

2018-12-30

英文有何重要性?
我的答案是,没学会英文直接影响了我的人生,举例如下:
年轻时看到《在路上》等一系列翻译书,于是被New Age运动给影响了,我写作,听摇滚,搞自我发现,还学了佛、道,练了打坐和站桩,自驾汽车在国内四处游荡,但我内心深处知道那些生活方式并不适合我,但国内介绍美国文化的翻译书就那么几千本,差不多是出一批,我就翻一批,翻完了也没啥新发现。

我知美国是个文化多元的国家,从直觉上我认为一定有什么别的东西没有被翻译过来,我本人并不喜欢New Age运动那帮人,基本上除了写诗写故事书以外,啥都不会,出门旅行到处蹭吃蹭喝,骗钱吸毒,群交乱搞,他们干的事儿我基本上都不同意,但为何他们成为美国文化的象佂呢?这些人的自我控制能力如此之差,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都不如我——至于他们的才华,老实说我以为把能说会道说成是才华非常勉强。

某日我无意间花了3美元买了一本二手书,书名是Sell Up and Sail,我以每页3-10个生词的蜗牛速度读完它,这才为我的疑问找到答案,从这本书开始看下去,我才发现美国人搞New Age的同时,还有几十种其它运动也在不同的人群中进行着,比如创业啊探险啊之类,这些运动都是从小圈子里的兴趣爱好开始,逐渐被推向更广大的地区及人群,比如书中所提到的Escapism。

在1980年的地中海地区,有4000条在海关登记过的帆船在搞自由行,它们来自世界各地,其中有10%是从太平洋及大西洋穿越过去的美国帆船,也就是有说,仅是地中海地区,就有近800名以上的美国人在搞Escapism, 实际上,他们那时已经搞到全世界都是,地中海地区只是其中之一。统计数据表明,从那时起,地中海的地区的自由行帆船数量稳定地逐年增长,(很快他们就把地中海弄成了世界上最贵的帆船旅行地),这代表这项运动从未衰减,事实上,很多现代生活方式就是他们创造出来的,如极简主义,更不用提现代主流旅行方式。

除了城市乡村外,他们还遍布于地球上人迹稀少的地方,他们的能力包括:多语言,医疗知识,管理自我,管理RV及帆船,户外生存,在世界各地做各种临时工作积蓄旅行资金的技能。
有巨量的英文书讲叙他们的生活,我随便一买就是一百多本,这些书的质量与数量均属上乘,因为作者普遍受教育程度更高一点,因此写作能力更强,他们写的书条理更分明,想法更加合乎实现情形,如果书中有什么东西在嚎叫的话,那么一定指的是风而不是作者,有的整本书就是像一本说明书,事无巨细地告诉你如何去过那一种生活方式,难点在那里,如何跨过,他们搞的网站差不我就是细分百科全书,而至今国内也没有翻译书,因为即使是一名在中国被称为知识分子的人,也没办法做到书中所说,不是因为体力与脑力不够,那些都可以通过学习与练习达成,而是——没有信息!

发现或发明一种生活方式,其难度不亚发明那些重要的人类工具,比如汽车,事实上,生活方式本身便是一种用于生活的工具,你若能找到适和你的生活方式,你的生活便会更有意义。
我对比了一下,Escapism与New Age那帮人不同的是,除了New Age那帮人会的他们都会以外,他们会的东西更多,他们会为自己制造出适合自己的RV和越洋帆船,于是他们可以离开人群,去想去的地方去追求自己的理想,这运动的核心就是令人拥有更多的移动能力,几乎所有加入这运动的人都有一句自我介绍的话,叫“我能修任何东西”,他们之间的交流就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的,于是在New age止步的地方,他们继续前进,在new age那帮人认为是“别处”的地方,他们安顿下来,过着普通琐碎的生活。

如果我年轻时得到这个信息,那么我三十岁之前就会学会修理任何东西,然后加入Escapism,而不是对着New Age盲学瞎练,事实上我是在三年前,在可以用我像狗屎一样的英文磕磕绊绊地阅读这帮人写的书时,我才开始学习他们创造的知识,尝试着加入他们创造的生活方式,因为我只是用英文结结巴巴地看了几本书后,便认为Escapism更适合我。

之前,没有任何中国人、也没有任何中文书告诉我这些信息,也没听说哪一个中国人对这种生活有兴趣,但那恰恰就是我想过的生活,我只是一直不得其门而入,所以那信息对我极重要——它们只存在于英文书里。

不幸的是,我没有学会英文,我认为我需要的就是一个信息,我就是需要有人在我年轻时告诉我:我想要的东西写在一些英文书里,这些书没有机会被翻译成中文。

我的悲剧在于,没有人告诉这件事。

2018年,我终于成为那种“我能修任何东西”的人了,但那么多年已经过去,那么多的时间被浪费掉了,我为此而伤感,甚至,某一个黄昏 ,我坐在我的帆船上,看到夕阳落入海中,竟感到一种深刻的痛楚,我知眼前的一切就是我的人生所求,而我本可以在二十年前就得到它们,但我根本就不知世界上存在这种生活方式——你可以和你的帆船在一起,去世界上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我现在只能苦涩而勉强地说:晚到比没去强。

我认为我损失了很多很好很好的时光。

好了,如果你认为你的情况与我的情况有些相象,我是说,经过很多尝试后,断定你所知的所有现存的生活方式都不适合你,但你又不知该为自己做些什么,那么,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的未来,请拾起你的英文书来!

2019

我觉得自学是一切学习的基础,自学的本质就是自己挑选能够教会自己的老师,他可能就是一本书的作者,或YouTube中的一个视频。我还觉得学习方面,即使是世界级的名校,也是很多人陪着一个人学,因为真正能学会知识的人在人群中占比极低,多数人学到的是人生智慧而不是人类知识。

男女职业差异差不多就是古代故事,如果社会愿意为两性支付同样的培训成本,那么职业差异就是一个随机函数。

永远在各种望子成龙班门口看到一堆无所事事的中国人,我每次都想停住对他们大喊,你就需要提前学上几天就能自己教孩子,他是你的孩子,你怎能叫别人去教他?我觉得这帮家长都是垃圾,愚蠢懒惰到连自己的小孩都不教,很多动物都自己教孩子。对垃圾不逆反不是缺心眼吗?

大约五六年前,我被“学习”这件事强烈的吸引住了,因我意识到,人就是他学习的结果,也就是说,你学会什么,你就成为什么,这对个人或集体都是一样的。从那时起,除了学习以前不会的东西以外,我还开始关心人工智能的进展,我认为这是一件新事情。我相信,当人类对学习这件事有了更深的理解后,会更有机会成为人类想成为的——这件事的有趣之处在于,人类想成为很多不同的东西。要是能出生得晚一点就好了。

想念大仙。善良、热情,才华与风格都独树一帜。那一代诗人中很少的几个付账的人之一。 ​​​​

2020

越学英文就越觉得,最好在我所有读过的每一段中文前面都加上一句话,叫——“说一件很扯的事儿吧:”这样整段话看起来意思就更清楚了。

也许他自己不承认,我一直认为,朋友中的土摩托比我离帆船,我就是指帆船,要近,因土摩托多年前已可以读懂英语论文,所以他掌握一个基本的生命支持系统比我要容易,而帆船就是这么一个生命支持系统,他搞清楚发动机,制造帆船所需材料,信号传输系统,电路平衡,帆船装备,海洋与气候,港口风土人情等,比起我读英文论文要容易的多,我认为我大约在5年后才有机会读懂比如,基因工程技术方面的学术论文,那也的确是我的目标之一。我现在认为读不懂英语论文的人,他说的话不可能有价值,因他连听懂别人说话的能力也不具备。

随着学习英文的时间累积,情况约来越清楚,所谓的英文水准,就是你读英文学术论文的水准,google一下便知,介绍如何读论文的文章铺天盖地,作为一个农民,我起初觉得难以置信,因很多文章指的根本不是读懂某一个专业的论文,而是指所有人类论文,一般方法就是先弄清论文写的问题是什么,然后把论文中的数学弄懂,接下来提出自己的问题,再找到相关论文去对比,分成什么三遍法五遍法之类,原来什么学术分科完全是对农民的一种照顾,现代知识分子接受的训练就是纯粹的认知能力训练,基础工具就是一门完全语言——英语,加一门不完全语言——数学,所谓专业就是解决问题的各种例子,怪不得现在他们把物理化学都快合成一门学科了。教训是:永远永远不要听农民讲话,我一直被告知会两三千个英语单词就能在英语国家自如的生活了,以至于天真的以为英语对我也就是一两年的事儿,以至于把学英语这事一拖再拖,到美国,我自作聪明的用一个月拿下三千高频词汇后才知道,两三千词汇量,连尼马车库门的说明书都看不懂,汽车和车库门对码都对不上,只能把车停车库外面坐车里边查字典边读说明书,去医院看病,一星期前就开始学习相关词汇,到医院还是听不懂,面对医生,傻X本色毕露,完全不是去看病的,根本就是去医院出汗去了。如果有谁现在跟我说托福满分英语肯定差不了,我马上会对他怒目而视——谁告诉你的?

对真相有需求是高教育程度的产物,一般教育程度就是要个答案,对错无所谓,这使阴谋论和宗教成立。差教育程度根本不需要答案,因他们不知问题为何物——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活在当下就好了。对绝大多数人来讲,真相是个大麻烦,尤其是需学习的那种,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知道。

2020-3-6

据《纽约时报》报道,已故苹果共同创办人乔布斯(Steve Jobs)2011年逝世后,遗孀罗琳.鲍威尔.乔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继承数庞大遗产,不过现在她决定未来将逾250亿元的所有财产捐出,不留给后代。

她告诉"纽约时报":"我继承了丈夫的财产,他并不在意累积财富。我没兴趣累积财富,我的孩子知道这件事,史蒂芬(乔布斯)也没兴趣。如果我活得够久了,这笔钱就会在我这里结束。"
自从乔布斯离世后,罗琳也越来越积极投入她的业务与慈善活动。乔布斯改革个人科技产业,其中最知名的就是推出iPod随身听、iPhone智慧手机和iPad平板电脑;罗琳则是创立非营利教育机构"大学之路"(College Track),帮助弱势青少年就读大学,另外她也成立旨在改变社会的慈善组织"爱默生集团"(Emerson Collective)。

受到川普总统2016年胜选的影响,罗琳也逐渐参与争议的政治领域。罗琳买广告反对川普决定停止保护梦想生免遭遣返的决策;她也大力支持独立新闻媒体,在2019年年底,她买下"大西洋"(Atlantic)杂志的多数股权。

2016年总统选举时,罗琳透过非营利组织捐赠200万元,支持当时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柯林顿(Hillary Clinton),并为柯林顿主持募款晚会,筹募到400万元。

罗琳表示:"个人累积大量财富并不对,那等于是好几百万人的财产。"她认为这一点也不公平,她指出:"这样累积财富对社会很危险,不该如此。"

劳伦娜同时还拥有四处价值不菲的不动产,包括一处位于加利福尼亚帕罗奥图、她和丈夫乔布斯及孩子们居住的地方,价值800万美元。另外还有两处房产在加州的伍德赛德,分别价值750万和1000万美元。

2014年3月,她在马里购置了第四套房子,面积3亩,价值约4400美元。劳伦娜还同时继承了丈夫的一艘未完工的豪华游轮,价值1.38亿美元。同时,劳伦娜拥有2架私人飞机,她的其余财产大部分是现金和投资或股票所带来的流动资金。

劳伦娜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来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得到了高盛做固定收益交易策略的职位。3年后,她辞职了去意大利佛罗伦萨住了8个月,然后来到了斯坦福商学院进修,这是一切相遇的起点。

据说,劳伦娜与乔布斯于1989年10月在斯坦福商学院的一次演讲会上邂逅。

当时的情况是,乔布斯到斯坦福大学做一次演讲,那时候还是新生劳伦·鲍威尔来晚了,只好站在过道里,结果被叫到一个预留座位上就座,而坐在他身旁的就是她未来的丈夫。在讲座结束后,乔布斯脑子里仍是想着她,于是在停车场拦住她邀请她一起吃饭。她答应了,他们两人自此在一起。

在事业外他们的生活也很低调,他们的住处不像富豪般豪华,只讲究务实和住着舒服就好。每个周末,乔布斯会和她腾出时间免费接待小学生到家里玩耍。平常两人在家闲的时候就会在房屋周围种花卉和绿植,还开辟了一个花园。

以上资讯摘自网上报道。
(空行)
美国富人并不都是混蛋,有很多人受教育程度很高,见识广,这使得他们有主见,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个人累积大量财富并不对,那等于是好几百万人的财产。这样累积财富对社会很危险,不该如此。"

说这话的立场不是自我,不是个人,不是家庭,而是社会,而美国社会具透明性和开放性,允许尽可能多的人参与管理,这令社会有活力,方法是把大块权力分成小块,并使那些权力相互制衡,这是非常有智慧的想法,它的起源是两千多年前的希腊。

在美国,几十万美元的房子就足够舒适了,100万美元的房子就足够好了,1000万美元的房子基本找不到缺点,但你要为照顾房子花去很多时间与精力,几千万美元的房子多需专人管理,从而暴露自己的隐私,限制了自己的自由,现代的富人已很少去住这样的房子了,他们倾向于个人自由,不受别人打扰,只有非常传统的老派美国富人才会习惯与佣人在一起生活。
为了便于管理自己财富和提升社交质量,很多美国富人拥有飞机和游艇,但也有很多美国富人拒绝这两样东西,认为是一种麻烦,美国有一些杂志专门报道富人消息,他们不得不参加很多捐款集会,在那里,他们总是不得不买一些拍卖的东西,比如古董和画,他们去很多地方参加活动都要付很贵的小费给服务生,比如游艇,美国很多中上产阶层不喜欢那种生活方式,他们认为社会活动占去了个人的太多时间,他们宁可用那时间看书、运动、和家人在一起旅行、过艺术生活、享受家庭温暖,甚至和宠物在一起,比如马。

我个人认为,从社会管理角度说,任意个人收入,都不应占到同一社会任意成员收入的1000倍以上,(因为财富可以购买服务,你拥有使用一千人以上为你服务的能力是不对的,除非运用欺诈,一个人基本上无法得到与一千人的人合力相同的能力),并且个人财富应对其它社会成员透明,而一个人的权力也不应过大,以致于超出了别人的限制,很多经济、社会学、心理学方面的研究都表明,高收入高权力很容易形成了对于别人的掠夺、攻击、冒犯、欺诈甚至奴役,而贫富分化严重的社会让所有人都紧张,而那紧张会导致发炎、焦虑等病变,从而令人缩短寿命,对于少数人来讲,高压力社会可以提升积累个人财富的速率,但对于社会整体而言得不偿失。

从这一点看,利用个人移动能力,找到适合自己的中低压力社会,是一种令个人生活合理的现代技能。我说的个人移动能力的核心就是学习能力,面对现代社会,个人应尽力保持独立性及主动性,以便与之和谐相处。

独立性指的个人利用人类知识后的形成的判断力,也可以叫做个人主见,它应完全地超越于所谓的“正见”之类的东西之上,因为那所谓的“正见”不过是别人主见而已,你相信它的惟一原因,只是因为你没有机会形成自己的主见。

主动性是指基于个人能力而形成的个人愿望及执行力。你想长期在希腊生活,就要学会希腊语,并在希腊找到你满意的工作。没有执行力的个人愿望就是胡思乱想或白日梦。

最后,学习能力的核心就是学习习惯,以及基础工具知识的掌握,最基础的就是英语和数学,有了这两个工具之后,再用它们去学习所有其它要掌握的东西都相对容易。

目前在美国湾区,软件工作的起薪已达10万美元以上,且工作之余,每天还有长达8小时的属于自己非睡眠时间,对于拿下英语与数学的人来讲,谋生变得如此的容易,以至于使得个人未来有了无限的可能性,我看不出一个人有什么理由不花出十至二十年的成本去得到英语和数学,从而使自助能力、个人自由成为确定的可能。

随着时间流逝,我越来越不愿意听那些人拿不下英语与数学的人说自己生活辛苦,他们根本不配说,因为英语和数学才是辛苦的基本门槛,那些人学不会的人只不过是一直沉溺在自己的狂欢之中罢了,他们一直在干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根本谈不上什么辛苦——让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没有人会天生喜欢学习英语和数学,但他们会每天为之工作而不是蒙混四小时以上,这种高强度的学习要维持连续十至二十年,如果比这种努力还要低的努力也算是努力的话,那么努力就是指一切人类可以干的事情了。

在所有现存的人类中,我只是尊敬曾这样努力的人,我也希望在五年后的将来,我自己也能够完成这个努力,从而赢得自己的尊敬——让我在临死前对自己说,我这一生没有完全地偷懒胡混,也没有完全地辜负了我对自己的期望,我努力过,了解了一个努力的人类会如何感知这个世界。

现实就是这样,这么重要的视频却没几个人看或评论,我看了两遍,以后还会在看。长期看,刷题没用,学习才有用,学习能力是人最重要的能力,完全可以把它当作特权来理解,你学会什么,你就成为什么,没有成为你想成为的样子,只是因为你没学会。

2020-3-8
下面是我在学英文之初看到的一段英文,我从未见过任何中国、日本、俄国、印度书中表达下面过这种想法,所以第一次见到下面这段英文叫我感到非常奇怪,这么明显的事情为什么亚洲人就没提到过?我在翻译书中也没见到过?而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过?

我后来慢慢知道一个奴隶的大脑是什么样子,它就是没有打开过,它被关闭一种奴隶式的想像与焦虑中,比如我在我的评论中随便摘下一句话:

“码农死磕半辈子技术,最后发现还不如不学无术的人挣得多。”

首先我认为“死磕半辈子技术的人”,其能力与水准根本不适合当码农,当农民挺好的,不必强求自己,其次不学无术的人中有几个挣的比码农多?

接下来,“挣的多”是一件什么样的事?如果你拥有奴隶的大脑,那么这件事根本不必讨论,因为奴隶啥都不会也不了解,所以对奴隶来讲,钱是最方便的工具,它可以满足自己、支配他人,让别人帮助自己,还能用钱去帮助别人——只有“挣得多”这想法才能暂时缓解奴隶的深不见底的匮乏,一旦当你的精神被匮乏抓住的时候,你就几乎没有摆脱的机会,你一生都会缺这缺那,一生都会渴望某种东西——你无法懂得满足,更不用提适度感平衡感,因为匮乏感是最古的恐惧感之一,你要到很久很久之后才能认出匮乏感之后那深不见底的古老的黑暗的恐惧——这就是奴隶全部的精神世界,奴隶的大脑很难去想想别的事情,比如时间,即使到了2020年,我相信也没有一个奴隶的大脑能够想到100年前的一个自由人想到的事情。

学习英文让我发现自己的血管里流着奴隶的血液,我第一次发现,世界上有那么多那么明显的事情我居然熟视无睹,如果不学习英文的话,我至死都会对它们熟视无睹,因为我没有能力自己去发现,也没有人用中文告诉我——我的大脑被关闭在一个奇怪的角落里,在那里,除了深刻的自卑以外,几乎一筹莫展,我的整个青年及中年时期就在彻底的自卑中渡过,除了撒谎胡扯以外,几乎没有选择任何东西的机会——我当然见过自卑度比我还高的人,比如那些自信地说着“我绝对学不会数学的人。”,他们竟然构成了我的安慰——我知道他们比我更加不舒服,更多压抑,更多谎言,更多胡扯,我的笑声就建立在与他们的攀比中。

我知道那是错误的人生,我一直都知道,我猜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在你没见过对的东西之前,你就只能错下去。

去设法知道什么对的,什么是对自己有利的,什么是对自己好的,是人生第一件需要之为尽力的事情,没有搞好之前,你只能是感到不适的,这里面没有侥幸可言。

(Quote)
Enoch Arnold Bennett
(27 May 1867 – 27 March 1931)
an English novelist, author of ‘How to Live on 24 Hours a Day’.
He says:
‘That proverb (Time is Money) understates the case. Time is a great deal more than money. If you have time you can obtain money—usually. But though you have the wealth of a cloak-room attendant at the Carlton Hotel, you cannot buy yourself a minute more time than I have, or the cat by the fire has.
Philosophers have explained space. They have not explained time. It is the inexplicable raw material of everything. With it, all is possible; without it, nothing. The supply of time is truly a daily miracle, an affair genuinely astonishing when one examines it. You wake up in the morning, and lo! your purse is magically filled with twenty-four hours of the unmanufactured tissue of the universe of your life! It is yours. It is the most precious of possessions. A highly singular commodity, showered upon you in a manner as singular as the commodity itself!For remark! No one can take it from you. It is unstealable. And no one receives either more or less than you receive.
Talk about an ideal democracy! In the realm of time there is no aristocracy of wealth, and no aristocracy of intellect. Genius is never rewarded by even an extra hour a day. And there is no punishment. Waste your infinitely precious commodity as much as you will, and the supply will never be withheld from you. No mysterious power will say:—"This man is a fool, if not a knave. He does not deserve time; he shall be cut off at the meter." It is more certain than consols, and payment of income is not affected by Sundays. Moreover, you cannot draw on the future. Impossible to get into debt!
You can only waste the passing moment. You cannot waste to-morrow; it is kept for you. You cannot waste the next hour; it is kept for you.’
2020-3-10

评论一:不管是做英汉对比研究的学者,还是我这种教学里使用英汉对比思维的教书匠,论洞察力、创造力、语言功底,在石康老师面前简直抬不起头来。“中文奴性深重,英文生来自由”,这样的突破性学术大发现,居然最后由石康老师点破。建议马上写成论文发表,但可能要辛苦老师用英文写了,以免被奴性束缚住。

评论二:您一直想告诉世人的不就是珍惜时间,努力奋斗,挣脱枷锁,拥抱自由这些吗?只不过通过另外一种语言看到了新奇的描述而已,文字游戏而已,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我们不能周游列国享受自由空气,我们只是身负道德良知责任努力生活的小人物。不要拿大多数人根您比。

评论三:评论为”奴隶“吵爆,但石康是指被匮乏感奴役的人啊!这段很清楚:”一旦当你的精神被匮乏抓住的时候,你就几乎没有摆脱的机会——这就是奴隶全部的精神世界,奴隶的大脑很难去想想别的事情,比如时间。“然后英文谈时间是唯一的奇迹:With it, all is possible; without it, nothing.每人每天24小时。

刚刚我随手从我上一篇的微博评论摘出三条评论,是想请读者从一个浅显易懂的角度看看受教育程度对人们了解别人或事物的影响。

评论一和二尽管表面不同,甚至你可以猜一下他们得到的学位也不同,但他们写的话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严重地误解了我的意思,不仅如此,在误解之后,他们再加以自己的评论,他们硬是把我根本就没有说的话说成是我的意思,也就是把他们理解的意思说成是我的意思,接下来,在后面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与态度,这就是我说的自说自话,或叫“一个人的狂欢”,跟别人没啥关系,也不可能有什么交流。如果我善意地理解他们,就会把他们说看成是因文化或智力等原因产生的误解,而如果我不满意他们的话,觉得深受伤害,我可把他们告上法庭,我可以直接指控他们说谎、造谣和诽谤,不管他们自己是怎么认为的。

而评论三的评论者至少是受过最基本的教育的,他至少知道引用别人自己的原话来说明别人的意思,而不是像评论一二,只是自己为别人想像一个意思,然后用自己的话说那是别人说的。
很有可能,评论一的评论者的学位比评论三还要高,但可以看出他受的教育质量比较差,以至于像是没受过什么教育似的,即使他谈到他的受教育背景——“不管是做英汉对比研究的学者,还是我这种教学里使用英汉对比思维的教书匠”。因为他不仅对表达规范一无所知,还对表达内容胡扯一气,可想而知,如果你正好在听他的课,那么你能从他那里学到什么。

我想通过这个举例说明,当我想写一些文章给写评论三这样的读者时,总会有评论一和二在边上胡说八道,他们可能一点也不知道自己特别讨厌,因为他们的胡扯影响了别人说话,如果只是讨厌也就罢了,但有时候这类人会有攻击性及伤害性,有一些人是非常受不了被人误解的,比如在文革中有些人会因此而自杀,那些误解别人的人,我不相信是非蠢即坏,而是倾向于认有他们可能根本就没有能力搞清理解与误解之间有何区别,很可能因为他们运气不佳,一生中总是被别人误解,他们也总是误解别人,从而误以为这就是正常的人际关系,而社会本来就是如此,我认为这是低教育程度与质量的表现,而低教育程度与质量,会让他们自己以及与他们交往的人浪费很多生命时间,因为与他们讨论、解决问题的效率非常低,面对如此低的理解能力,你们无法与他们有效合作,而他们的一生也只能得到非常差的人类知识,从而影响到自己和别人的生活质量。

在这里,我明确地表示,下面的话我是写给写出评论三那样的读者:

我在我的文章中多次提到的现代最重要的的能力之一,移动能力,就是指离开写出评论一评论二这类人的能力,他们因各种原因被搞成了现在这样,就是喜欢一个人不分场合的表演与表达,即使没有观众也是如此,你不可能改变他们,因他们不是几个人,而是数量巨大的人群,需要一个成熟完整的教育体系才有机会做到,个人力量是不行的,你能做的,就是离开,去找到拥有跟你一样理解力的人群,融入他们,以便令自己生活更方便,而移动能力所需的最重要的几个技能之一就是多语言能力。如果你没有培养出自己移动能力来,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就只能跟他们交流合作,想想都累。

就我所知,在英语世界里,一个人需要学习普遍的人类知识是生活常识,到了高质量的大学教育层面以后,低教育程度人群里所说的“专业”就消失了,剩下的问题就是你是愿意为哪一种知识花多少时间,耶鲁强调的通识教育讲的就是这么回事,原因是完成基础数学教育之后,你等于学会了另一种学习所有学科的语言,这样你就可以学习各种学科了,(一切你学不懂的学科主要不是因为你无法理解其原理,而是卡在数学表达上了,它需要花漫长的时间去学习与练习,比如《量子力学》),不使用数学的学科就更不用提了,它们对你而言将会非常容易。而且英语教育体系的核心就是理解,PHD之前,整个体系不鼓励你去做正式表达,而是鼓励你把全部的精力花在弄懂别人说的话上面,我是指所有的人类说的话,即人类知识,他们的所有的基础学术训练为此而设,直至PHD论文才是一个人的第一个正式表达,因为这种教育体系认为,你只有弄懂了别人的表达,搞清了表达规范,才有机会做出自己有价值的表达。

这种教育不仅可以让你的学习高效,还让你解决问题同样高效,比如遇到问题,你会习惯于查找科学文献,也就是在PHD论文级别以上的资料中查找你的答案,而不是听一些外行的胡扯或是湮没在海量信息之 中,西方人为了建立这一知识库、知识生产、维护及交换系统,以及知识分发系统,花去了两千多年及巨大的代价,现在它建得非常成功,使得全人类都可以共享知识,英语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个知识库使用的是英语,当你学会了使用这一人类知识系统之后,你会从这个系统中受益无穷,同时,这个知识库很可能是人类至今共同拥有的,诸如现代法律、医疗系统等等少数几个真正积极的东西之一。

当你学会并习惯于使用这个知识库之后,你的精神世界变成了由“我们人类已知的和我们人类不清楚的”两部分,它会让你离整个人类更近,你基本上一生都不会感到孤独,因为就人类生存的每一种情况,无论那情况多么复杂,多么罕见,你都能从中找到相应的知识和较好的应对,这就是你最好学会理解别人在说什么的意义,我认为这种理解能力越早在你的认知能力内生成越好,希望你看完我的这篇文章后,拾起你的英语或数学书接着看,不要在意没看或看不懂的人对你说什么,对于他们,你惟一能做的就是相信他们,相信他们对一切问题自有办法,相信他们能顺利地度过自己的一生,仅仅是相信本身这一点就足够了,此外你不必再做任何事——这一应对方法是我在多年摸索之后,最后终于从一个心理学派那里学到的,我认为是极好的应对。